康县新闻网欢迎您!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走过康北(诗八首)
2018-05-04 15:44:26   来源:康县艺苑   责任编辑:周琴   点击:

云台镇蝈蝈古时候,我牵着老马路过此地人们顾不上看我一眼,秋天赠我一片落叶了事上世纪,我作为捕快之一穿过城门摩肩接踵的百姓流连于市集我只记得自己像是从古代穿越来的灰头土脸,坐上通往新城的班车匆匆而过...

云台镇

    蝈蝈

古时候,我牵着老马路过此地

人们顾不上看我一眼,秋天赠我一片落叶了事

上世纪,我作为捕快之一穿过城门

摩肩接踵的百姓流连于市集

我只记得自己像是从古代穿越来的

灰头土脸,坐上通往新城的班车匆匆而过

在旧节点的未来,

我操着方言站在廊桥上,看风吹着

墙头的野草,它与我对视

这个不老的熟人仍在风中晃荡

它肯定看见了一个人的过往与死生

但它只是在小镇的城头发呆

颔首低眉,露出些许忽略之美

花间词

   蝈蝈

在乡下,知会一棵山丁子

它比桃李杏花开得晚,带着少女的洁白

像老爹一样,我将躺椅挪到树下

阳光透过花间

在我身上镂出明亮的图案

让我觉得人间还有简单的温暖

野蜂飞舞,微风轻拂

除了这些乡下再没有其他喧闹

偶有一瓣花萼落上面颊

像是蓝天落下的一滴清泪

带着甜蜜的凉

古散关

     陇上犁

没有秋风

是盛夏的大暑之日

太阳像架在群山上的火盆

炽烤着我

我非英雄 不凭古吊今

忍受着你剖根问底的追问

惟愿美人像四时的花香

微醺中我已陶醉

村落

       陇上犁

水泥钢筋砌筑的村落

千篇一律

那些桑树 核桃树 石榴树

各结各的果

那些房里的人

外出打工或者留守

各害各的病

村落面对的

正是我们不敢想象的

廊 桥

     陇上犁

窑坪河现在已经少水

一百多年的廊桥兀自耸立

木柱 木板 斗拱飞檐

岁月的风雨依旧吹打着它

只是街道全变为水泥地

房屋是钢筋水泥的二层楼

也有被人遗忘的四合院

雕花的窗户

忽然闪出如花的女子

让人眼前一亮

恍若回到民国时代的窑坪

大南峪

      李春风

浴在晨光中的美人

用风梳妆

第一梳,河流醒了

发梢的星星闪了闪

便被丫鬟捡了去

第二梳,梦醒了

将天边红云的刘海

拢了拢,只等梦里的郎

推门开窗

第三梳下去,人间醒了

街道的小食铺

捧出一碗油茶

如果不是因为有你

一条河流将长睡不醒

 花庙

      李春风

我宁愿  不用修辞

和你住在

叫花庙的村庄

稻香有蕊

这浸水的谷物让人失重

松林陡峭  还需一支菊

就可以悠然见南山了

一朵花开在路旁

一朵花被你看到

你不会在一朵花里

觉出幸福

你只会觉出美

最直观的事物

你不会转换为心里的

感动

当你在傍晚赶回

一群未经细数的鸭

你的慵懒

大于几只家禽的迷途

你不关心石榴的结籽

也不关心蛙声与丰收

或许可以做一个地道的农民

插秧  除草  捣衣  做饭

相夫教子  安享太平

在春天

种下武陵人的桃花

一枚细小的幸福闪现时

你在心里期待的是花

以花为庙

一个摸得着的通感

廊桥

    李春风

梦里 一支初唐的迎亲队

唢呐声声  穿过闹市

着红衣的女子

究竟来自河谷对岸的谁家?

一支迎亲队

让街市披上庄严的光泽

街心是谁家的公子迟迟不归

直到黄昏

把河谷拉长

如今 女子不在

只有一座八抬大轿

横跨在河上

它始终没能过得河去

一任风雨剥蚀

脚下的河流不辨去向

一座廊桥

亲眼目睹了

多少商贾  多少马匹

多少相约的黄昏

和多少云卷云舒

一切又消失于无际

精雕细刻的飞檐栩栩如生

却看不清  这廊柱

被谁扶过

相关热词搜索:八首 康北

上一篇:“生态康县好向导”||《话说康县》出版发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